《北京之旅 三:大會堂小民扮代表 天安門大佬成罪人》

  卻說昨夜我、榮和Chris三人同房,但是到了今早六時十分左右,我突感眼前白茫茫一片:原來是Chris把房中的燈開了。這個還好,我可以及時回到Jon的房間梳洗去。令人感到詫異的是,榮不知何時回到了自己房間去了,有點神出鬼沒的感覺。梳洗完畢,執拾細軟後,我黨便到大堂去,放下行李,然後吃早點去了。我始終不習慣那麼早吃早點,所以並沒有吃甚麼。吃完了東西,大約是七時半左右,我們便乘車出發往今天的第一個目的地:天安門廣場。

  在車上,大夥兒向導遊投訴今早沒有「晨喚」(morning call之謂,雖然有點彆扭)。似乎導遊也感到無奈,唯有給了我們一個承諾:明早一定有晨喚。之後導遊繼續介紹景點,而我們則繼續跟睡魔糾纏。大約九時左右,我們便到達天安門。導遊先帶了我們到毛澤東紀念堂排隊去,瞻仰毛主席的遺體。我們排了一會兒,進去的時候,見到有兩元一束的鮮花以作拜祭之用。我黨以為無此必要,於是視之若無物,昂然踏進紀念堂。事實上我們只有十秒左右的時間瞻仰毛主席的遺體,真是不太明白為何要如此費時去排隊。畢竟我們還是看了,也就算了。

  「參觀」完毛澤東紀念堂之後,導遊帶了我們到人民大會堂去參觀。在這裡,我們體會到內地人的橫蠻和無事生事:本來單是導遊購了全團的人的票便可以了,但是那些工作人員硬是要我們一人一票。結果導遊很無奈地把票分發給我們,到進了大堂之後,又將各人的票收回。這不是無事生事麼?我們在人民大會堂內到過河南廳、遼寧廳、萬人大禮堂、上海廳、廣東廳、北京廳等會議廳。在萬人大禮堂內,我們搖身一變,成為「代表」,還拍了一些照呢。

  離開了人民大會堂,我們便回到天安門廣場去了。導遊給了我們一些時間在天安門附近拍照留念。這時,Jon發現自己的相機已拍了三十五張照,想拿個後備的膠卷以作替換,便請了大佬去拿著他的相機。說時遲那時快,大佬在短短的一剎那,打開了相機的蓋!大家均相信膠卷已曝光,亦表示前一天和剛才所拍的照將灰飛煙滅。至此,我黨黨員譏罵之聲不絕於耳。結果,我黨通過將「罪人」大佬貶職,效當年孔明街亭之役,由原來的團長降級為攝影專員,仍行團長事。大佬在靉靆的天色之下,在眾人面前屈服;是次旅行,此次事變堪為代表!

  我們在回到集合地點之前,大佬先去了買乾電池。因為他在昨晚才發現自己攜帶的相機電池不足;為了將功補過,竭力做好攝影專員一職,故此先行購下一顆電池。大家上過了洗手間,便回到車上去。大約十一時半,我們便乘車離開天安門去了。原先我還以為是享用午膳的時候了,誰知車子走了不到一刻鐘,便在東交民巷停了下來。原來我們在用膳前,還要先到一個景點去。這就是警察博物館。我在車上瞥見一個手執手銬的小童,便和大夥兒商議,搜尋一些刑具以對「罪人」作嚴刑拷問。

  這個警察博物館共分五層。我們先在一樓看了一會,手多按了一會電腦,然後便往上走,看了一會兒警察的制服、官階、槍械等。另外我們在一個中國律法比賽的遊戲機面前玩了一會兒,之後便回到一樓去了。由於我好奇的關係,我叫大夥兒一起跟我到地庫一層去。原來這個地庫是公安工作的地方,所以我們看了十五秒左右,便匆匆地離開了。最後在一樓看了一會留言版和紀念品,便離開博物館,回到車上,準備乘車享用午膳去了。乘了一會兒車,我們到達了翠明莊賓館。我們在那兒拍了些照,吃了一些類似廣東菜的食物和一些吃了也不知道是甚麼的脆炸食物;當然少不了對「罪人」的譏諷聲。吃完了午飯,我們便回到車上去,繼續是次旅程。


往上頁:《北京之旅 二:覽天壇兼遊王府井 尋地熱先至春暉園》 往下頁:《北京之旅 四:尋常百姓遊故宮 天真五虎覓超市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