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北京之旅 二:覽天壇兼遊王府井 尋地熱先至春暉園》

  卻說我黨乘了三個小時的飛機,到了上午十一時零五分,終於到達了北京。入境的時候,除了Chris因家族造成的問題之外,大家似乎也沒有大問題。終於到了北京了。大家拿了行李,然後換了一身裝束,便跟隨一名拿著「星晨旅遊」旗幟,面容肅穆的男子離開機場,上了一輛旅遊巴士。此時,他才自我介紹:他是導遊,人稱劉先生或光哥,這裡姑且以導遊名之。他一開腔便以一些不太純正的廣州話向我們介紹北京城的歷史,之後便載了我們到古代皇帝祭天的地方:天壇。

  為了切合Jon的遊記,Jon特地帶了一頭豪送給他的大頭狗去拍照。我們直喚這狗曰「阿豪」。「阿豪」是一頭很趣致,很得意的狗,用它來表示咱們北京之旅的六位一體,著實不錯。我們到了天壇,先在圜丘壇的天心石拍了照,再到皇穹宇,在聽不到回音的回音壁走了一會,便開始拍照。我們除了為自己拍照外,還在三音石為「阿豪」拍了照。離開了皇穹宇,我們到了天壇的代表建築:祈年殿。此祈年殿著實雄偉。我們拍了照後,在東配殿及西配殿參觀了一會,大約在三時左右,便離開天壇,回到車裡去了。乘車途中,大家都比較累,所以也沒有多說話。

  我們的下一個景點是「東方廣場」,位於長安街,旁邊便是王府井大街。我們先到了「北京的科學館」:索尼(新力)探夢。在這裡,我們開始感受到自己普通話的不通之處了。我們在索尼探夢內玩了一會,試圖解釋了一些現象,之後便離開東方廣場。導遊讓我們到王府井大街去逛逛,但須在五時半回到東方廣場集合。

  我們先到了王府井大街去吃一些小吃。大佬也認為,到了這裡,吃是要緊的。我見到有蠍子吃,可是真要我吃,我可不敢。我們先買了一些羊肉、牛肉之類的食物吃,吃下去還算不錯,而且價錢相宜;只是大夥兒的普通話都不很靈光,令到當地的人頓時化身丈二和尚,摸不著頭腦。試完了肉類,我們買了一個名為香辣棒的小吃。說穿了,那就是用章魚小丸子的材料弄成棒狀,再加上一顆鵪鶉蛋罷了。但這個可不要緊,好吃便夠了。試完了小吃,我們便到處逛逛。大佬和Jon在一個市場裡買了一些叫「果脯」的食物。他們好像是試吃了一兩顆,覺得不錯才買的。我自己沒有試過,不知好吃與否,所以沒有買。之後我們到了一個商場逛了逛,到了一個遊戲機中心走了一圈。到了五時左右,我們嘗試從另一路子回到集合地點,但不成功,結果走回原路,找到了王府井書店。大佬說先要去洗手間,於是我們便在書店一樓一邊逛,一邊等他。最後,我們在五時半回到集合地點,上了車,便出發到下榻的春暉園溫泉渡假村去了。

  大約七時左右,我們到達渡假村。領隊先給了我們三個房間的鑰匙,著我們先安置好行李,並且準備溫泉水,才去吃飯。我們的三個房間分配如下:我和Jon、大佬和Chris,以及榮單獨一人。房間分配完成,我們便冒著寒風去吃「廣東菜」,這真是諷刺:老遠從香港來到北京吃廣東菜,實屬笑話一樁。

  吃完了飯,我們商議了一會,最後因為木桶好像不夠大,所以我和Jon回自己房間去泡溫泉,而大佬、榮和Chris三人則在另一房間。我和Jon回到房間,先執拾好自己的用品,為「阿豪」拍了照,然後便……(下略數十字),之後便一起走進了充滿熱水的木桶去。Jon動作比較快,很快便走了進去;我一踏進那木桶,溫差很強烈。過了十數秒,我毅然坐下去,確實,那種感覺很舒服,非筆墨所能形容。泡了一會,跟Jon談了一會,大家覺得差不多是起來的時候了。這個時候,我們才發覺忘了拿一條乾的毛巾進來。最後還是Jon走進房間拿了兩條毛巾,我們才換去了那濕漉漉的毛巾,回到房間裡。事實上在那種環境,我又沒有戴眼鏡,基本上甚麼也看不到。我暗自慶幸我沒有因為看不清地面情況而摔倒。

  之後,我著Jon先去洗澡,而我則先行執拾洗澡用品以及其他行李。執拾完後,我在床上休息了一會。Jon洗完澡後,便到了他們的房間去;而我則去了洗澡。洗完澡後,我執拾好自己的東西,便到大佬他們的房間去了。由於我們身處的地方遠離市區,所以我們完全沒有外出的意圖。結果我們玩了一會撲克(此撲克即「Big 2」之謂也),然後學玩了一會German Bridge。到了十二時左右,大佬和Jon想睡了,我便請大佬到我和Jon的房間裡去睡,而我、榮和Chris則留在Chris的房間。我和Chris傾談了一會,而榮過了一會,終於在Chris的床上睡了。到了一時左右,我和Chris決定睡覺。這便是北京之旅的第一天。


往上頁:《北京之旅 一:四將夜聚太子站 五虎朝辭飛機場》 往下頁:《北京之旅 三:大會堂小民扮代表 天安門大佬成罪人》